小伙伴们来玩啊~~

【微小说】归墟

美文赏析 emllykitty 7334℃ 0评论

归墟

文/骑桶人

      广州之设市舶司管理海商,始于开元初年。市舶使多由宦官担任。虽然是宦官,但也娶妻,有些甚至还是三妻六妾。
     市舶使李勉的大舅子成自虚,在市舶司衙门对面开了个金山客栈。虽然客栈的饭菜差强人意,客房亦只能算是马马虎虎,但那些大胡子海商却都一上岸便往这里钻, 个中缘由,自然不须多说了。据说成自虚未发迹时,原叫成福,是扬州城里出了名的泼皮,不单会打架,更有一身好水性,能在海里呆上一日一夜不浮头。但也只是 据说而已,谁也没见过他打架,至于游水,倒是有,但也不见得如何神奇。他性喜食脍,尤其喜食刚从海里捕获的金枪鱼,他有好几把专门用来做脍的刀,锋利无 比,皆是从波斯商人手里重价购来,他将金枪鱼去皮剔骨,只取鱼胸腹处一块肉,切成纸一般的薄片,然后将两个金橙捣碎作为脍齑,便呼朋引伴,大快朵颐。往日 里和他一起食脍的,有三个人,两个是胡商,一个叫马哥里比,另一个叫萨达,还有一个是多年不第的穷酸秀才,姓卢,叫卢仝。

    贞元七年九月的一天,成自虚先已在外喝了酒,回来时正好碰到鱼老大黄金水,送给他两条活蹦乱跳的金枪鱼,每条皆有四、五十斤重。他回到客栈,便命小二去将 马哥里比、萨达和卢仝请来,四人围坐,食脍,饮酒,闲聊。喝到半醉时,卢仝摇头晃脑地道:“喝闷酒没有意思,且让我说一个中国古时的故事,让大家听听。”马哥里比道:“有话就说,有屁就放。”

萨达道:“说吧说吧,只是不能‘之乎者也’。”

卢仝“吱”地喝了一杯酒下去,便道:“屈原有诗曰:‘东流不溢,孰知其故?’问的是那江河之水,每日不停地向东流,流到那大海里去,却不知为何大海 竟没有满而溢出的时候?又有一本书叫《列子》的,说在那极东之处,有一无底深谷,名为‘归墟’,不单是江河湖海中的水,竟连那天上的银河之水,也是灌到这 归墟里去的,但归墟却不因水多而溢,亦不因水少而枯。书中又说,在归墟上浮着五座神山,依次为岱舆、员峤、方壶、瀛洲和蓬莱。每座山皆高三万里,方三万 里,山上有仙人鼓翼而飞,又有黄金白玉建造之仙宫,更有能让人长生不死之仙药。后来始皇派徐福出海去寻仙山,徐福却一去不回,有人说他死了,也有人说他已 找到了仙山,吃了仙药,长生不死,成为仙人了。“

萨达道:“卢兄说的,奇是奇了,不过奇得太难让人相信。”马哥里比亦摇头道:“不信不信。”成自虚却道:“若是二十年前,这些鬼话我也不信。但我二十五岁那年,遇上了一件奇事,便与这归墟有关,却令我不敢说不信了。”

三人便道:“快说快说!”

成自虚夹了一片鱼肉放进嘴里,细细咀嚼,吞下肚去,方才说道:“诸位可曾听说过这样一种武功,练这种武功的人,每日都要吸食生血,……”

他停下了,目光中隐现惊惧,半晌,他摇摇头,深深吸了口气,接着道:“那时我还年轻,行事莽撞,杀了一个极有势力的大人物,被仇家追赶,走投无路, 躲藏在一艘大海船的底舱里。那海船也不知装运的是何货物,只见舱内堆得满满的,只留下几条小路,以做取货之用。我在舱内躲了一个晚上,估摸仇家已走了,便 偷偷爬到甲板上,想溜下船去。没想到上去一看,只见四周大海茫茫,原来那艘海船竟已在夜间开航,如今早已不知驶到哪里去了。

“我想势已至此,只有去见船主,求他放下一艘小舢板,送我回去。那船主并不像是常常出海的样子,船老大我见得多了,大多非常的粗豪,但这船主却是雍容华贵,不怒自威,倒有点像是大官儿。

“只见那船主箕踞于上,旁边几个妖娆女子给他扇风捶腿。我做了个揖道:‘小的不慎上了官人的航船,烦请官人放只舢板,送小的回岸上。’那船主乜斜着 眼睛,道:‘看你长得还颇精壮,不知有什么本事没有?’我道:‘小的从小在海里呆惯了,倒识得一点水性。’那船主微微一笑,道:‘我这艘船上也有个水性好 的水手,你若是能在水中把他杀了,我便留下你一道出海。’他说这句话时轻描淡写,竟仿佛说的是杀一只鸡一样。

“那水手的水性也颇不赖,我和他在海里斗了有一个时辰的法,才觑着个破绽,把他杀了。

“我上了船,心里颇为自得。没想到那船主旁边的一个女子却道:‘老爷,这人的水性颇为精熟,奴家竟有些技痒。’那船主哈哈大笑,一扬手,把一个白玉 杯子扔到海里,道:‘谁先寻着这个杯子,便算谁赢。’那女子嘻嘻一笑,进去换了一身鲨鱼皮的水靠,对我做了个福,便‘噗’地跳到海里去了。

“我也跟着跳下去,只见下面一条黑色的人影,正如箭一般直往下潜去。我本就存了让她赢的心思,便只紧跟在她的后面,看她如何找那白玉杯子。却见她竟仿佛与那杯子心有灵犀一般,毫不犹豫地就潜到了那杯子旁边,伸手一捞,就把杯子抓在了手中。

“后来我才知道,她本是扶桑岛上的采珠女,自己给自己取了个中国名字,叫罗素素。而那船主,却是一位江湖中大大有名的豪杰,名叫李炎,此番出航,乃是去寻找传说中的归墟。

“这李炎却有个怪癖,每日皆需吸食生血。船工们每日张网捕鱼,他吸了鱼血之后,便到船头去,面对东方,盘腿而坐,不久有白气从他头上升起,他这样坐了约有一个时辰,再起身时,精神大振。

“船上有二十名船工,底舱内的东西,全都是食物和淡水。

“船行甚速,几个月之后,已过了琉球、扶桑、爪哇诸岛,虽然也曾碰到几次风暴,但都是有惊无险。……”

渐行渐东,海水由碧蓝而墨绿而黝黑,无风,无浪,亦无雨,天和海静静的,逼得人要疯掉。

月明星稀之夜,罗素素换上她故乡的衣服,盘着一个高高的发髻,脸涂得雪白,手中拿着一把折扇,在甲板上边舞边唱。

唱的什么,谁也不懂。她的舞蹈简单至极,曲调亦简单至极。

她的歌声薄如蝉翼,细如游丝,仿佛一碰就会碎,就会断。

但听着看着,鼻子就发酸,忍不住要落泪。

原先,海水总是形成不同的洋流,向各个方向流动,但渐渐地,这些洋流都不见了,所有的海水都像是被什么东西牵扯着一般,向正东方流去。

虽然极为缓慢,但却是归墟存在的铁证。

船工们常常网到极大的鱼,有时竟要把倒钩装进鱼肚子里,十个人同时绞动云车,才能把鱼从海里吊上来,有一天,船工们网到一条大鱼,费了好大劲,才拉 出半边鱼背,那云车却已不堪重负,“吱吱”作响,在一边指挥的老船工龙叔喊着:“断开!断开!”原来那缆绳每十丈留有一个接环,遇险时可以很方便地掐断。 缆绳一断,那大鱼重又沉入水中,在船边带起一阵阵的漩涡,而回弹的缆绳竟将船舷上遮浪的披板劈去了一块,木屑飞得到处都是。

也有网不到鱼的时候,那时就只能靠成福下海去捉。李炎给他一把青铜匕首,又教他一招击刺术,虽然只有一招,但用来捉鱼,却极有效。起初,成福只能捉 一些较小的鱼,慢慢地,他的匕首用得愈来愈顺手,也能捉一些较大的鱼了,到了后来,他竟捉起了鲨鱼:他坐在小舢板上,远远地划出去,扔一片鱼肉在水中,不 一会儿,总会有鲨鱼游过来,成福待它近前,跃入水中,尽力一刺,手中匕首已狠狠地刺入鲨鱼的心脏中,他并不拔出匕首,而是将鲨鱼拖到舢板上,划回大船,船 工把鲨鱼吊上去。李炎早已在甲板上等着了,他急切地俯下,嘴对着鲨鱼胸口处,拔出匕首,血喷涌而出,李炎奋力一吸,竟是一滴也不浪费。

一条鲨鱼的血,只够李炎一天所需。

后来,船工们也不再张网捕鱼了,只任凭成福下海去捉。但成福也并非每天皆能捉到鱼。李炎只需一天无血吸食,脸色便苍白如纸,到第二天,竟变作了青绿色,眼珠赤红,第三天,他的双手开始发颤,行止坐卧,焦燥不安。

每当这时,罗素素便也与成福一起,下海捉鱼。她潜得极深,她说,在极深的海底,有许多奇形怪状的鱼。成福惊讶于她竟能潜得如此之深,常常,一直到看 不见丝毫的光,四周已是漆黑如铁,海水更是冷得像冰,可她仍是在拼命地往下潜,像一尾想游入地狱之中的鱼。成福不敢再随着她往下潜,只好独自浮到海面。好 久之后,她会浮上来,有时捉到了鱼,他们便回大船上去,但更多的时候,她只是浮上来换口气,她的嘴唇因为憋气而变得乌紫,脸色却是青白,眼珠被水压得向外 凸起,她一个翻身,再次潜入水中,常常,她要换上四五口气,才能捉到一条鱼。

那些鱼都没有眼睛,身子扁平,长得阴沉。

有时会潜了一天也捉不到一条鱼,或者捉到了,却太小,不足李炎所需。罗素素会一直不断地潜下去,即使天黑了,她仍然会借着月光向下潜,她已筋疲力 竭,因为没有足够的力气潜到海底,她会抱着铁锚,和铁锚一起下潜,她在腰上系一根长绳,当她想升上来,便摇动长绳,让船上的人把她拉起。

李炎冷冷地站在船舷边,等着罗素素捉鱼上来,当他吸够了血,他会点点头,然后走到船头去盘腿而坐。而罗素素已站都站不稳了,她坐在甲板上,裹着毯子,蜷成一团,一点一点地,喝着船工递给她的烈酒取暖。

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会如此拼命,很明显的,她与别的几个女人不同,但李炎对她也并无特殊的优待。当李炎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,她会独自待在一间小小的船舱里,透过舷窗,看着茫无涯际的、正在向东滚滚奔流的大海。

转载请注明:后来的我 » 【微小说】归墟

喜欢 (10)or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(4)个小伙伴在吐槽
  1. 速度好多了
    • 嗯嗯,谢谢你,如果不是你,我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搬完~
      emllykitty2015-01-05 13:19 回复
  2. 没有猜到结局
    一只流浪的猫咪2015-01-05 16:34 回复